您好!欢迎你光临我的“粥”道(红星)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原创散文>>>我的“粥”道(红星)
我的“粥”道(红星)
发表日期:2012/5/27 8:41:00 出处:原创 作者:红星 发布人:xinyue16789 已被访问 486

header

 

我的“粥”道


 

文:红星

 

 

 

小镇的早上现在很热闹。

这里的热闹其实只是针对各种各样的小吃早点店说的。

这几年,或者是人们学会享清闲了、或者是口袋充裕了、又或者是现在的人口味变刁了,总之,越来越多的人家是不再自己做早饭的了,更没耐性在家煮粥了。

于是街面上的各式早餐店便应运而生。这一街两巷,除了像米粑、罗卜饼、油条包麻糍、肉饼蒸鸡蛋等这些本乡本土的吃食外,还有一些常见的油条啦,水饺啦,馄饨啦、炒粉、煮粉、肉包、菜包啦什么的你都能吃到,更妙的是一些天南地北的风味小吃现在也能在小镇上觅到一些踪迹了。臂如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土家的酱香饼、杭州的小笼包、还有无锡的烧麦、上海的汤包,等等等等。但我知道这都是些个买卖的噱头——挂羊头买狗肉罢。

我就尝过在这里号称正宗“天津狗不理包子”的。有句话我记得的——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十八褶,人家的包子上面的褶,不多不少整好十八个!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成。可我拿在手里的呢,说是肉包子吧嫌小了,说是小笼包吧又忒大了,而且皮也厚实的有些过分,顶多也就是个土包子的微缩(但绝不是精华)版吧。至于味道,我想,正宗天津狗不理与我吃在嘴里的肯定绝非一个味儿。

凡打着正宗某某牌子的多属此类。话虽如此,但因方便,仍是家家生意兴隆,总见一拨接一拨的吃客进进出出,人头攒动,很是热闹。

对于吃食并不挑剔的我,平生也无特别嗜好,只有一样,却是每日必食之物,就是一碗熬得香糯的大米粥。虽说那些早餐店里也备得有粥,可那是什么粥啊,清汤寡水的,拿着勺子兜底一搅,偶见几粒米花牙子泛上来,转瞬即逝,也就比水强点。

所以,我是极少去外面吃早餐的。平常我是喜欢自己在家煮粥吃的,每天乐此不疲、深以为乐在其中。

论起煮粥,我独有心得。煮粥一道,看似简单,实则不易,得有耐心,切忌性急,宜文火慢熬,这一个熬字用在此处最是恰当,火大了,米粒半化未化而水已干,难得其味。较之早先,现在用电饭褒煮粥,方便多了。我煮粥,多是二分米加八分水(熬粥最忌中途加水,既散其形,亦失其味),调至中温,盖不能盖实,以免溢出,又不能全然敞开,否则水易干,故只宜半开半掀着,然后人可以走动。或者睡个回笼觉、或放一段轻音乐,或者给花浇浇水,添添土,或去田畈上散一圈步,捎带着买点菜,这一来二去四十多分钟时间吧,回家粥刚熬好。此时你看,米粒已完全呈开花状,米汁已完全融入水中,水米不分,汁裹着米,米粘着汁,挑在筷头,不干不稀,稍凉一凉,趁余热盛一碗在手,佐以小菜一碟,即可享用,吮一口含在嘴里,浓稠粘唇,绵软清香,滑过喉咙,溜到胃里,温中裹腹,消积化食。粥后,有微汗沁出,通体舒坦,说不尽的清爽,在我看来,天下美食莫过于此,故而我是百食不厌。

这是最简单、最经济、最家常的粥。现在的粥则多了些讲究,或加小米、或加红米、或加黑米、也有加碎玉米的,常见的有加绿豆的,不管加什么,总逃不过一个熬字,只有熬的时间足够,方才入味,方是上上粥道。

可以前不是这样的。

记得小时家里人多,柴火大灶煮饭。先烧一大锅水至于,再加米,多数是把家里人一天吃的米全煮上,煮至米粒将开未开之时,用漏勺把大部分的米捞出,沥干米汤,留做中晚做干饭,而沥出的米汤可以用来浆被子,洗过的被子,用加水的米汤浆,那样浆出来的被子睡起来特别的干爽暖和还有股清香。

那时候,经济不像现在这么宽裕,主粮也不像现在这么丰盛,所以,早上的粥多加些杂粮在里面一起煮。我吃过的杂粮粥就有青菜粥、红薯粥、红薯粥、萝卜丝粥、南瓜粥、差不多也就是瓜菜代吧,年关的时候或有年糕粥,算是很好的。暑天天热,食欲不好,一般晚上也吃粥,多是绿豆粥,图个清凉。

母亲每天早起煮粥,一下早课回家,我是喜欢围着锅台转的,因为这样总可以额外享得一些副食品的。比如待粥煮得快熟时,母亲会先给我舀半碗大半碗最浓最酽的米汤——那其实是米油的浓缩精华,有时还能打一个鸡蛋进去,这样的一碗米汤极是有营养的;我还可以用手顺着锅沿掀起凝结在边上的那一圈薄薄的米汤皮(半透明、入口即化,别人都是不吃的,我却喜欢);待煮好粥后母亲拿锅铲将结在锅底的那层锅巴铲起给我吃——既香又脆,一点都不输于现在超市里卖的太阳锅巴。另外我还有个嗜好,喜吃咸粥,我想吃的时候,母亲都要在粥起锅后单给我留一碗粥,加点盐花再稍煮一会,那盐粥在我看来就比白粥更有味道些,这可能算是我独享的一份特供吧。

早饭的时候,一家人围桌而坐,就粥的小菜有自制的各式小菜,红白相间的腐乳、一咬嘎巴脆的萝卜条(丁)、翠绿鲜嫩的酸豆角、偶尔还会有切成对开飘着咸香的腌鸭蛋,在那个年代,这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了。

后来,去深圳呆了几年,我的粥谱里又多了一味,那就是皮蛋瘦肉粥。主料为大米,加水文火先熬着。趁这空当,买来新鲜瘦肉,洗净切成细丁,要极细的,松花蛋一枚,也切成丁,姜丝葱末各少许、精盐、味精若干待用,看看粥已熬至九成熟的时候,依次入肉丁,蛋丁,姜丝,再煨一会加盐、味精,最后撒上葱末,一锅绿肥红瘦、清香甘甜的粥便得。闻之清香扑鼻,尝之甘甜可口,细细品咂则有无穷的回味在舌齿间弥留,经久不散,这是我所熬过的粥中最为讲究最为精细的一味,不常做,故殊为难得。

当然,我也听说过有燕窝粥、鱼翅粥之类的,那就不是我所能享受的了。不过我想,一碗本属普通的粥,一旦从平民百姓家的日常起居饮食一步登天到富家豪门盛宴之上,其中究竟还能保留多少粥的真味呢?我没吃过也不知道,或者是变成了珍味而失其粥的真味了吧。

那都非我所食之粥,我仍旧只喜欢我的一碗家常粥。

虽好吃粥,但我又曾为吃粥流过一次眼泪,那真是一件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心酸的事了。早年间,每逢暑假,我们都是早上五点多就上山砍柴禾,为的是趁着天凉,回来的时候,一般都在八、九点钟了,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那时候早上一般都不吃干饭的,至于包子、炒粉什么的更是想都想不出的,何以裹腹,唯有稀粥。有天回来,看粥盆里,感觉便与往日有些不一样,一到嘴里,满嘴乱钻,一细咂,原来是粥里加了豆渣的,当时我就冲母亲使小性子,不愿意吃了,母亲很是为难,我只好默然了,只能泪水和着粥吃下去,说真的,有点委屈。

这应该是我生平为了吃饭而唯一一次流泪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到现让我想起来犹然心酸不已!但这一点也没影响到我对粥的嗜好,时至今日,喜食肥甘厚味的我差不多是无肉还能过得三日五日,粥却是一日不可不食的,可谓“陋”习难改了,现在尤其如此。

是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家还是走到哪里,我总也忘不了那一碗熬到稠得化不开的粥。

街上是热闹的,早餐店里也是热闹的,但我只喜欢在家里静静的熬着属于我的那一碗最常见,最难以忘怀的粥。早上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粥吃下肚,会给我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后记:这个题目去年就有了,当时也写了几句,但一直没下文,后来删了。今天突然又想起要写点什么来,于是趁着雨天,闻着花香,听着音乐,敲敲打打一上午,终于成文,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罢。这工是够慢的了,但活儿却仍嫌粗糙,这就是我的一贯“风格”了,改不了了,凑合着看吧。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绝对186
(2012/5/27 10:25:00) [123.150.159.]

呵呵,一碗粥也能这样津津乐道,可见红星对生活品读的细致入微。肚子咕咕叫,我也想喝碗前辈熬的粥啦......问候文编二位。开心周日!


君山竹
(2012/5/27 10:16:00) [118.239.8.]

告子曰:“食色性也。”何况“粥”乎?惟星之文诚能诱人之粥欲耳。


piao16789
(2012/5/27 8:43:00) [113.118.225.]

读红星散文,总是能在平凡生活中体会一些温馨的气息,那正是我想捕捉,却没做到的。问好!

 发表评论:共有 3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