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你今落在哪蔸梅(华丹)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原创散文>>>你今落在哪蔸梅(华丹)
你今落在哪蔸梅(华丹)
发表日期:2011/12/23 17:13:00 出处:原创 作者:华丹 发布人:xinyue16789 已被访问 697

 
header

 

你今落在哪蔸梅

文章:华丹
 
 

    在浩瀚的时光河流里,四季景物的变幻很是频繁。春有春的芬芳,夏有夏的热烈。秋也有秋的丰硕,冬更有冬的肃杀。人生在尘世,难免不受四季轮回的影响。只是,经历的多了,对四时事物的感应难免会麻木一些,倘还要因为阅历的沧桑而生出一点厌世的情绪来,那便是要完全麻木了。不过,再麻木的人也会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尽管有时对现在的世界反应迟钝,但对于从前的岁月却颇为敏感,哪怕只有一点点前尘往事的相似,我就会回忆起从前的岁月来。少年总爱回味童年,青年又想着少年,中年却又开始回忆青年的美好时光了。怀旧好象是人类的共性,我非圣贤,亦难免俗。

这些年家乡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条条宽阔的水泥路面,颇有一些现代化农村的架势。尽管生于斯,长于斯,可是对家乡的感觉却愈发觉得陌生了。觉得陌生,是因为家乡的迅速变化。觉得陌生,是因为我的心海里还完好地保存着家乡的旧容。 

说起家乡的旧物,我便记起了那条铺满了青石的老街,这条老街可以说是铺满了我的足迹,在中学时期的几年时间里,我每天都在这老街上来回数次,风雨无阻。街的那头是我的学校,街的这头是我的老房子,老街便是我试图走出山村的征途。老街的两边是夯了厚实土墙的,低矮的民房。那一长串的矮房中,却夹着一个相对高大的建筑,那是祼露着青砖的破破烂烂的旧会场。这个旧会场不知道是何时建成,砖缝中长满了灰色的地衣类植物,朝街的立柱上倒是刷了些白灰,还写了好些“中国人民大团结”之类的宣传标语,也并不新鲜,依然也彰显着风雨岁月的沧然。这个破破烂烂的旧会场,从我稍稍懂事开始,就成了家乡的影院。我埋藏于记忆深处的童年或青春时光里,也一直晃动着这个破破烂烂的老影院。

小时家贫,没有大人的许可,一张五分钱的儿童影票便没有了着落。好在这个老影院的破砖烂墙倒是很会成全我们,扒着久经风雨剥蚀的砖缝,我们就可以勇敢地翻过墙头,而后潇洒地拍拍身上的尘土,往角落一站,便开始似懂非懂的欣赏起来。后来扒墙久了,发现把门的老人其实很易通融,便又壮了胆子,在电影要开场的时候挤在人流中。那个把门的老汉确是一个很可以通融的好人,倘若他发现了,我只随便扯住一个人的衣角,装着一幅有人帮带的表情,然后用狡黠眼睛看着他,他却并不看我,只和被扯了衣角的人相视会心的一笑,我于是就进场了。就这样,我童年时期就在这个老影院里接受了好些社会文化与人生情感的启蒙。

前天,我驾车在崎岖的山道上慢慢地爬着,只见对山有一个樵者正在砍一株枫树,枫树叶很是红火,伐倒后的枫树便沿着陡峭的山坡滚落下来,象一团火焰划过一从碧绿间。我突然记起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镜头,似乎又听到一段曾经熟悉的山歌,那是刘三姐清亮的歌喉。

电影《刘三姐》风行大江南北的时候,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这部拍摄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电影,让我有幸见识了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那一次,我不用爬墙,也不用牵衣角,就被滚滚的人流裹挟着进场。事后发现,老影院的两扇大门在当天就被报废了。那个把门的老人也被人流拥进了场子。我后来又发现,他干脆和我一起坐在戏台前的角落里,只仰着头傻傻地听着,看着。全然不知我正在他的身边暗暗发笑。

  电影《刘三姐》第一次让我领略了山歌的魅力。清亮而深情的山歌,从此在我的记忆里缭绕不绝。电影《刘三姐》第一次让我领略了人性的温暖,我们甚至可以通过电影,走进作者的心灵深处,了解他们的爱与憎,感受他们的甜与苦。质朴而勇敢的山民,至今在我的心海中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现在想想婉转缠绵的《山中只有藤缠树》,想想那羞怯又不乏机智的暗喻传情,三姐的歌声的确启蒙了一种朦胧而神秘的感觉。我便觉得,唱不出那样清亮深情的歌声,女子便没有了风韵,没有了精神。唱不出那种朦胧神秘的感觉,爱情就没有了浪漫,没有了精华。唱不出那样高亢激越的山歌,生活就没有了韵味,没有了激情。我一直都觉得,刘三姐的山歌,彰显着最最人性的光辉。刘三姐的山歌,是世间最美的诗歌。

但我却不幸的生在一个山歌没落的时代。我至今没有听过家乡的山歌。山歌只是家乡的传说,但这传说却并不美丽。无非是一个汉子出去种地,碰见一个采茶的女子,两人山歌对唱。然后便是汉子老婆送饭到地里,一看他们在对山歌,便气鼓鼓的提着饭菜回家了。这样的“佳话”,时常让我有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

也许是这样的“佳话”多了,家乡的女孩们便唱不出歌来,她们喜也这般,忧也这般。但我依然希望她们中的哪个人,突然能展开三姐一样的歌喉,唱出最美的诗篇。我因此经常地陪着羞涩的她们去看看老电影,在影院里找找那种朦胧而心动的感觉,试图能找到一种心灵的唱和。但她们只保持着质朴与善良的本色,却没有人可以展开荡气回肠的歌喉,没有人能唱出婉转深情的山歌。后来,我渐渐地失望了,这些青年时代的善良朋友们陆续地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再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归宿,妻子贤良而美丽,但我依然希望她能唱出最好的山歌,就在这样的期望中,我便时常忆起那个老影院来。

就在我的中学时代,政府在老影院对河的一个山弯里再造了一个富丽堂皇的新影院,老影院就开始冷落起来。老师还曾经在新影院落成的时候组织我们参观,并且要求写观后感。不过,中国电影很快就从高峰跌进了低谷,家乡新影院于是要倒闭了。记得在即将倒闭的那一些日子,影院的经营者们在写海报的时候,总是别有用心的加上几个“儿童不宜”的字样,以求吸引一些暧昧的眼光,增加人气,但终究没有大用。那些习惯于坦胸露乳的性感艳星们,都背着一身的绯闻,确然无法让人信服地诠释爱情与人生。恶俗的色情终究撩不起人们的兴趣,电影就此渐渐地衰落了下去。于是《刘三姐》公映时万人空巷的壮观就成了绝版。就在随后的这二十多年间,那个新影院也成了旧影院,随着电影业的低迷,我便远离了电影,空闲的时候,便将自己关在三楼的房里,与电脑和破书为伴。这个影院早已废弃不用了,它原本车水马龙万头擅动的门庭前,又盖起了幢幢高大的民房,原本金碧辉煌的偌大的一个建筑,便无奈地屈居在民房的背后,只是孤伶伶地座落在那个山弯弯里,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但我却依旧记得三姐嘹亮的歌声,依然希望能再看到一部与心灵唱和的电影。前几年,老影院在新农村建设中被折除了,那个曾经给我留下无数美好记忆的老影院,终于在岁月的风霜里灰飞烟灭。而我,只依旧记得那一条老街,那个儿时的老影院,以及无忧的少年时光,与遥不可追的青春梦想,美丽朦胧的前尘往事。

“你今落在哪蔸梅”,在浩瀚的时光河流中,我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那深情的山歌:

亏了亏吔
不见画眉岭上飞
不见画眉树头站
清早出窝夜不回
哎哎哎 哎哎

清早出窝夜不回咧
亏了亏吔

画眉飞去不飞回
你今歇在哪蔸树
你今落在哪蔸梅
哎哎哎 哎哎
你今落在哪蔸梅咧

蓝色月光欢迎您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田仁安
(2012/1/6 18:44:00) [222.179.223.]

一切的过去都将成为美好的回忆!
正如我,在慢慢地读你的文章,想象你是怎样一位文人,又有怎样的过去?
明天,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一位遥远而陌生的人,曾经是怎样地喜欢你所表达的情意?
这,点点滴滴,是不是也能成为你的回忆!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