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走进夏天(明月天山)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原创随笔>>>走进夏天(明月天山)
走进夏天(明月天山)
发表日期:2010/9/3 10:24:00 出处:原创 作者:明月天山 发布人:明月天山 已被访问 772

走进夏天

 

 

文章:明月天山/编辑:静思

  
 
    季节的更替界限总是不甚分明,常会在前后交接之间暧昧的串位。古人用二十四节气来计算时序,如果按此标准来推算夏季的来临,应该就是立夏这天了。但是,此时的春天正找到角色感觉,歌喉最响。若把这时看成夏天,真有点让人觉得,夏天仅是敞开空旷的大门,久久地伫立,虚位以待,还多少有点守株待兔的嘲弄。现今的气象学家是按日、月平均温度,来确定夏天的到来,精准到多少摄氏度。普通的社会人,除了农民出于习惯,要念叨节气,安排农时,其他人倒没有那么多的在乎。在一天天琐碎的日子中,突然感到要脱下穿不住的衣服,听到周边人嚷嚷,要开电风扇、要开空调的话,才会觉得夏天是真的到了自己身边。
    有朋友说,夏天是最缺少诗意的季节。如果仅是从炎热的特征来说,当然这只会引人烦燥,断不会有人把褥暑蒸人、汗流浃背看成是惬意,哪会生出诗情画意呢?据称,印度和非洲大陆正因为酷暑肆虐,才使居民平均寿命低于其它地方。说起炎热的诗,可能只会想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炎热中的辛酸。《水浒传》 “智取生辰纲”中有一个场面描述,白日鼠白胜唱的诗让人焦渴难耐: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唱者意在吸引杨志等人来喝带蒙汗药的酒,算是忽悠人的煽情广告吧。现今社会,由于电风扇、空调机、冷气的诞生消减了酷暑的威力,使我们许多人避免了和炎热的短兵相接。像是把炎热这头恶犬,断断续续的关在栅栏内,让它难以倾全力逞威,我们对它多是警惕地盯视,小心地提防。家乡人把最热的时间,定位在“六月心”。我的理解“六月心”肯定是阴历六月最中心的时段。如果把整个夏天气温的上升,看成是在烧一壶水,那么,沸点大致就在六月中旬左右吧。中学时学过老舍《骆驼祥子》节选——《在烈日和暴雨下》,这篇文章写主人公祥子在烈日高温下的煎熬状况。此文首句就是“六月十五那天,”(六月十五刚好处于六月最中间的一天)我想老舍也是赞同“六月心”最热这个说法。
    酷暑让人难以消受,古人描写夏天也多剑走偏锋,顾左右而言他。国人有含蓄的传统,是不是受此影响,写文章时,用曲笔和隐笔的也多,以致于在日常生活中的表达中,还有羞羞答答的痕迹。比如古诗词中对四季的表述,就有借代的笔法,用东风指代春风,南风指代夏风,西风指代秋风,北风指代冬风。还有用季节的气候特征、典型的动植物特征来指代季节。仅各取一种花来说,就有杏花代表春天,荷花代表夏天,菊花代表秋天,梅花代表冬天。当然,这指代中也有描摹抒情的用意。宋代诗人杨万里描写夏荷最是用心,“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是多么动人心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又是多么生机勃勃。前一个像写小家碧玉倚门回首,夏天尚显青涩、稚嫩、单薄,后一个却像写大家闺秀婷婷玉立,已是成熟、厚重和丰满,别有韵味。李清照的《如梦令》也写得活泼生动、情趣盎然。“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方面的描写,包括还有用其它物征指代的不多赘述。凡此种种,颇有闹中取静、热中窥凉的意味。
    避开暑热的锋芒,黄昏就开始显现温柔。经过多半天的激情释放,夏天的黄昏较为平静。或许这时会来一阵小雨,夏天的阵雨最为常见,小范围内就是两个世界。“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用在这时倒是最为恰当。不过,这雨也是来得快、去得快。雨住后,严厉的热烈变成柔媚的温情,凉风的轻抚让人神清气爽,这时会有心情去欣赏多姿的浮云。七月看巧云,抬头看,天上的云彩千姿百态,或奔马、或卧牛、或如猛虎长啸、或似骆驼静思。转眼间,又见危岩高耸,旌旗林立,天桥横渡,扬帆远去。倏忽,似一座大山默然无语,或什么也不是,一团乌黑扯着、拉着、拥抱着轻轻地走过,让你惊叹鬼斧神工、天地造化之妙。色彩的变幻还是看太阳的收宫之作,西边的天空,颜色逐渐从银白、米黄、粉红到醉红,夕阳缓缓西沉,一挥手向你告别,便把周边的云彩镶嵌上一层金灿灿的亮边,慢慢转换成浅白、暗灰直至青黑。“早看东南,晚看西北……”有经验的老人这时会念着农谚,分析推测次日的天气状况,收拾农具向家里归去。
    夏季是恼人的季节,也是生命蓬勃的季节。辛弃疾说“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夏天的晚上,农村的旷野有许多小生命粉墨登场,十分热闹。小时候,我总是在这个时节和小伙伴去捉萤火虫。唱着儿歌“火萤虫,亮亮红,大哥骑马我骑龙。”嬉笑奔跑到树叶前、稻叶上、田埂花草丛中,去小心捉取一闪一灭的萤火虫。然后把萤火虫放到透明的玻璃小瓶内,封住瓶口,看它在瓶内小空间里四处爬行,明明灭灭地发出青莹莹的绿光。
    除了下雨,农户人家在晚上总是一例要到室外乘凉。晚饭前后,就把竹子做的凉床抬到屋外的晒场上,或是用板凳做腿,把无腿的竹床架上。吃过晚饭,小孩子一丝不挂、或者是光着上身,穿着短裤躺在床上面,大人们坐得竹床“吱吱”的响,拿着芭蕉扇,一边给小孩驱赶蚊子、扇去凉风,一边东家长、西家短要讲到深夜。满天星星闪烁,大人们会教你认识星座,指给你看飞机的闪灯。如果看到流星,奶奶会说,又一个大人物去世了。我小时候,就是躺在这样的床上听大人们讲故事,好多时候,我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但是牛郎、织女的故事我却是记得很清楚。母亲说,七月七这一天,凡间的喜鹊都会上天去给牛郎、织女见面搭鹊桥。说起来也是奇怪,阴历七月七这天白天,的确是看不到喜鹊。那时我信以为真,母亲还说,七月七夜里,如果睡到菜园的辣椒棵里,还能听到牛郎、织女的对话。如果不是担心被蛇咬了,那时我真想去辣椒棵里睡上一晚。岁数渐大,活动范围也大,我就不再去听母亲老掉牙的故事,会卷着一床竹席(随处可席地而坐),去找郢子里面读过私塾的老人讲故事。这老头子给我们好几个小孩讲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的故事,瓦岗寨的故事,封神榜的故事,给我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神奇窗口。有时,他不想讲时,可能是为了摆脱我们纠缠,他就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鬼故事,让我们既想听又怕听,听过后,吓得不敢一个人去家。这是我关于夏天最留恋的记忆。前些年,我曾尝试让女儿走进我的童年,却以失败而告终。在女儿两岁时,我带她到室外乘凉,指着星星给她看,还编了一首儿歌:“天上星,亮晶晶,妈妈叫我数星星,满天星星数不完,只见星星眨眼睛。”她口齿不清倒是断断续续将儿歌背下来,但是在室外呆不了十分钟就要来家。家里的确要比室外舒服,我只好无奈地屈从。时代毕竟不同了,即使是家乡,举家在外乘凉的人恐怕也渐渐不多了。
    夏天可能也是女孩子们向往的季节,她们在夏季可以穿各式各样的花裙子、花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像花蝴蝶一样的美丽。看到她们婀娜的身材,逼人的青春,也给许多多情少年更多奇妙想像的空间。记得我在高中复读的那年夏天,疲劳和高温让我昏昏欲睡,诵读《西洲曲》中的句子时,一位女同学身穿一个粉红色的上衣,带着袅袅香气穿过我的课桌。我突然觉得她和《西洲曲》中女主人公是如此的契合。“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着迷地想像这描写的神妙。当然,这只是我一个人秘密,甚至在当年,我都没有和她说过话。不过,我带着冲动的情绪,将《西洲曲》背个透熟,企盼“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这情绪也是转瞬即逝,紧张的高考很快就冲淡了闲情,就像一朵浪花在河中跳动一下,马上就匆匆地远去了。转眼高考已过20多年,再没见过那位女同学,《西洲曲》里的句子也记不全了。
    哦,夏天,青春成长的季节,充满激情的季节,变幻多彩的季节。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田仁安
(2010/10/8 8:24:00) [222.179.219.]

写得真好,感受不同凡响!


明月天山
(2010/9/6 20:52:00)

感谢静思劳动。

 发表评论:共有 2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