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叶落花开 (雪儿)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小说>>>叶落花开 (雪儿)
叶落花开 (雪儿)
发表日期:2009/8/3 9:11:00 出处:原创 作者:雪儿 发布人:haidehuhuan 已被访问 1574

 

 
 
 

叶落花开

 

作者:雪儿  编辑:静思

 

 

    檀叶一瘸一拐地走着。由于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起路来人显得上下起伏。天上下着雨,檀叶手里拿着伞,伞没打开,任雨水抽打着他。有人喊: “檀叶不仅身体残废,而且大脑还有病,雨天不开伞,想淋感冒——你不想活了,找死啊?”还有人喊: “檀叶,你本来腿脚不好,走这么急干啥?路滑,小心点,别摔着。” 檀叶谁也不理,别人的话,就像耳边风。檀叶独自想着心事,前天妹妹檀花的老师打来电话,说妹妹突然病了,经医院诊断,妹妹脑子里长个瘤,压迫神经,导致抽搐。必须手术,否则生命危险。手术需要钱,钱从哪来?檀叶想起了父亲。提起父亲,檀叶就打怵,头皮发麻。前几年父亲承包了乡里的水泥厂,由于建设新农村,修公路,盖新房,父亲的生意特别兴隆。父亲发了,富得流油。可是,父亲也变了,变得喜新厌旧,变得自私自利。父亲那逼人的恐吓声又在檀叶耳过响起:“不许你叫我爸爸,不许你是我儿子,不许你姓檀。”檀叶是父亲的儿子,可是由于残疾,檀叶在父亲心里是个耻辱。檀叶是位自尊心极强的人,他宁愿蹲在厕所里闻臭味,也不愿意走进父亲的屋;他宁愿让自已双眼瞎,也不愿意看到父亲那鄙视的目光。可是为了妹妹,为了钱,父亲就是活阎王,檀叶也要闯。

    檀叶推开父亲的门,看见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在父亲的怀里拧来拧去。檀叶心里骂:“狐狸精,那是我妈妈的位置,你凭啥坐”。父亲显然不高兴,阴沉着脸说:“你是不是没长记性,我警告你多少回,不许在我的面前出现。”檀叶看着父亲,眼里含着泪水,嘴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那女人趁机嘲笑道:“你儿子不仅手脚不好,而且还是个哑巴。”父亲被激怒,喊着:“有屁快放,有屎快拉,别站在这里碍我的眼。”檀叶流着泪说:“我妹妹脑子里长了个瘤,得要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大约二十万。”女人像触电似的从父亲的怀里跳起来说:“省着省着,窟窿等着,开口就是二十万,你以为钱能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以为你爸是财神爷?就是你爸想给,我也不同意!”檀叶心凉了半截,心里暗暗叫苦,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今天算是遇到乌鸦了。檀叶说:“父亲!我残疾,叫你在人前抬不起头,可妹妹就是你的骄傲,妹妹在市重点高中,学习总是前几名,老师都说妹妹思维敏捷,举一反三,将来前程无量。”檀叶见父亲没有反应,就跪了下来,苦苦哀求着。那女人没有一点同情心,她捂着大肚子说:“你少在这里装可怜,谁要是给我二十万,我宁愿跪在地下一整天。这年头,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谁救谁啊!”檀叶有些绝望,他说:“怎么说檀花也是你肚子里孩子的姐姐,有血缘关系,你却不念亲情,挑拨离间,你是披着羊皮的狼,你是披着凤凰羽毛的乌鸦。”女人大怒,故意在父亲面前撒起泼来,连哭带嚎地说:“连瘸子都敢欺负我,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活了。”女人用手捶打着自已的肚子。父亲慌了神,那肚子里装着他的儿子,装着他的期望。父亲急忙把住女人的手,哄着女人说:“我又没同意给他钱,你又何必拿着没出世的儿子出气。”父亲瞪着檀叶大声喊,“滚!你给我滚出去。”檀叶呆呆的站在那里,眼里流着泪,身上滴着雨水。父亲看檀叶没动,就冲着外面打更的老头喊:“老刘!快把这个瘸子给我拖出去。”老刘奉命,连推带搡把檀叶拖出大门。

    钱没要着,反而,叫父亲给撵了出来,回去可怎么跟妈妈说。檀叶越想越无奈,泪水和雨水融为了一体。檀叶又冷又饿,走进小吃店要了碗面条正要吃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位抱着儿子的爸爸,爸爸光着膀子,却把衣服顶在儿子的头上。看看人家的爸爸,再想想自已的父亲。檀叶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面条上,然后,再一口一口地吃到嘴里,总之檀叶是边吃过哭,伤心极了。店老板看着心疼,就问:“小伙子!男儿有泪不轻弹,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有什么伤心的事,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排忧解难呢。”檀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饭店老板气愤地说:“哪有这样的父亲,找遍天下都少有,钱多的化不了,竟连自已的亲生女儿都不救,铁石心肠。”老板思索了一会又说:“这事也好办,他不仁,你就不义,你爸爸犯有重婚罪,把你爸告上法院,叫你爸爸去坐牢,所有的财产都归你和你妈支配,变卖财产,给你妹妹治病。那女人和你爸是姘头,财产她一点也捞不着,”

    檀叶心里有了目标,又一瘸一拐地往家走,心情轻松多了。来到家门口,檀叶看到父亲的轿车停在门前,檀叶惊喜,以为父亲回心转意,毕竟妹妹是他的亲生女儿。推开门,檀叶的心和脸都沉了下来,父亲在大喊,母亲在哭泣。父亲说:“要怨就怨你那肚子不争气,一块破地,长出些孬瓜劣枣,檀叶残疾,害我丢人,在同行面前抬不起头。檀花脑子里又长瘤。”妈妈说:“这能怪我吗?檀叶檀花都是你酗酒以后才有的,你才是孩子的病根,你才是孩子的罪人。”父亲继续吼着:“孩子是你生的,反倒赖我,真是猪八戒打孙猴,倒打一耙。我今天来,不是和你理论这些,我来告诉你,你要是再让檀叶到我那里闹,惹我那边的女人不高兴,我可对你们母子不客气了。”父亲说完就往外走。妈妈扑上去,紧紧地抱住父亲的腿死死地不松手,妈妈哭泣着说:“二十万对你来说,就像在牛身上拔根毛。他爸,我求求你,给我钱吧,救救咱们的女儿!那女人肚子里有你的宝贝儿子,可檀花也是你的亲生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当父亲的那能见死不救?”父亲回过头来冷酷的说:“钱!一分没有。给你女儿看病,那是你的事。你是当婊子,还是开妓院,我都不管。”父亲瞪着眼睛威逼着:“快松手。”妈妈哭成了泪人,妈妈说:“你不给钱,你不救女儿,我死也不松手。”父亲又嚎叫起来:“你这女人真是赖皮,当初看上你,真是瞎了眼。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松手,可别怪我对你动武。”说着,父亲把腿使劲地向后一蹬,正好踢在妈妈的前胸,妈妈惨叫一声,仰面倒下。檀叶大叫一声:“妈妈呀!”然后猛扑过来。檀叶抱住妈妈,撕心裂肺地喊道:“妹妹生病,你不给钱治,妈妈已经够可怜的,你还这样欺负她。爸!你怎么这样狠毒?”父亲转过身,恶狠狠地说:“我再警告你,你要是再叫我爸爸,再在我面前出现,我不仅要打瘸你那条腿,还要割掉你的舌头。”父亲说完,开着轿车扬长而去。

    妈妈哭哭泣泣,檀叶唉声叹气,娘俩一夜没睡,都在为钱发愁,为妹妹的病担心。檀叶心里充满了恨,他恨父亲。如果原先心里装着一颗炸弹,那么现在这颗炸弹爆炸了,他恨不得把无情无义的父亲炸得粉身碎骨。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檀叶没吃饭,就踩着露水上了路。这是一条通往公路的小土道,路两边是清苗,碧绿着。在这条路上,檀花不知拉着哥哥的手走过了多少回。记得有一次,在路上遇见妹妹的同学们,檀叶马上紧张起来,想躲开。然而,妹妹却一把抓住哥哥的手说:“哥!你的身体可以残疾,但是,你的心必须健康,你的心可以和我站在同一个高度,去想像,去飞翔。哥不偷不抢,活得坦坦荡荡,怕什么?”檀花拉着檀叶的手迎向同学。檀花介绍说:“这是我哥,是亲哥!”同学们看看檀叶,都愣在那里。檀花接着说:“我哥从小身体不好,残疾。假如在那一天,某一处看见我哥遇到困难,希望同学们看在我的份上拉我哥一把。”同学们都说:“一定,一定。”同学们都过来和檀叶拉手,亲切叫着:“檀哥!”那一刻檀叶特别感动,心想,被人友爱是多么的幸福。前天刚下过雨,土路变成了烂泥浆,又粘又滑,一点也不好走,檀叶摔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再摔倒,檀叶浑身粘满了泥巴。两公里的土路,对檀叶来说,不亚于长征二万五千里,爬雪山过草地,千辛万苦。

    檀叶来到县城,找到律师事务所,交上钱,有人帮他写好匿名信,檀叶毫不犹豫地把信交到法院。然后,又坐车去市里的学校接妹妹。接檀花的时候,老师说:“医院我已经联系好了,檀花的病不能耽误,需要马上手术,越早越好。”檀花回到家第三天,父亲拎着水果来看檀花,父亲跟变了个人似的,和蔼可亲。父亲把妈妈叫到另一个屋,和妈妈说了一个多小时。至于父亲要说些什么,檀叶已猜到了八九分。父亲有钱,神通广大,想必是听到了风声。父亲走后,妈妈脸上的忧愁换上了喜悦,妈妈说:“没想到你爸爸也会有求我的这一天,不知道是那位挨刀的告你爸犯有重婚罪,你爸叫我跟法院的人说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檀叶说:“他坐牢,我们正好可以变卖家产,给妹妹治病。这是个机会,妈妈可不能错过。”妈妈摇着头说:“理是这个理,可是,他毕竟是我的男人,你们的爸爸,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坐牢。这人一坐牢,出来以后就什么都完了,你爸爸有难,我不能不管,我不帮他谁帮他?”檀叶说:“妈妈你忘了他是怎样对你的,你就不怕他过河拆桥?”妈妈说:“不会的,你爸说了,他和那个女人没有感情,他只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等那个女人把孩子生出来,你爸就给那女人一笔钱,叫她走,孩子由我来养。你爸还说,我才是他明谋正娶最爱的女人。”檀叶又说:“他的话,妈也信?”妈妈坚定地说:“咋不信呢,你爸远近也是个名人,吐口吐沫也砸个坑,说话算话。那能学女人蹲着撒尿,拉屎往后坐呢!”

    一大早,妈妈就来到县法院,当着法院的人,妈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说:“也不知道是那个挨刀的缺德鬼,吃饱了撑得没事干,诬陷我男人重婚,,我男人重不重婚,我最清楚,他天天晚上都和我在一起睡,还盖一个被子。别人说俺男人重婚,你们就信?
别人要说我家男人杀人了,你们就枪毙他?”法院的人说:“男人重婚,吃亏的就是就妻子,你都替他叫冤喊屈,这事就当没发生,你回去吧。”妈妈出来的时候,心里特别自豪,感觉自已就像电视里替夫出征的穆桂英,在紧要关头还是她这位大老婆宽宏大度,不计前嫌,为男人免除牢狱之灾。

    檀花的病一天比一天加重,父亲不但没来,竟连手机也打不通。檀叶硬着头皮又去找父亲,父亲不在。打经的老刘说:“你爸在成里买了楼房,花了好几十万,带着那个大肚子女人去享福了。檀叶问:“你知道我父亲的住所吗?”老刘摇摇头说:“不知道。”檀叶回家跟妈妈一说,妈妈立刻破口大骂:“该天杀的,明一套暗一套,拿我当猴耍,等我找到他,非把他撕成碎片。”檀叶蹲在地上揪着头发呜呜大哭。檀花走过来,拉着哥的手,安慰着:“人生有命,不要强求。妈!哥!以后不要再对父亲抱有什么希望,父亲贪婪吝啬。变得粗野,失去人性,失去亲情,他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地摧毁别人的幸福,包括他的亲人。”檀花把哥的手粘在脸上,泪水流在哥哥手上,檀花哽咽着说:“死倒无所谓,我不怕,只是一想到要离开善良的妈妈和残疾的哥哥,我的心就痛,那种痛锥心刺骨。我本想好好学习,将来有所作为,叫妈妈和哥哥在我这棵树下纳凉。可是,天不随人愿,我这一病,一切都化为乌有。以后我不能再陪哥哥、保护哥哥了,我只有在九泉之下保佑妈妈和哥哥平安健康。”檀花越说声越小,后面的话几乎是哭出来的。兄妹的手紧紧地握着。檀叶说:“妹妹我不要你走,我就是把县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父亲找出来。”妈妈也说:“我和你一同去,多个人就多份力量。”

     到了县城,母子傻眼了。楼房一栋挨一栋,一家连一家。那一户是父亲的家,如同大海找针。檀叶埋怨妈妈:“叫你别上他的当,你就是不信,那封匿名信,就是我找人写的,现父亲人找不到,咋办?”妈妈说:“要不就到你二叔家问问吧,其实我最恨你二婶,你爸的那个女人就是你二婶的表妹,也是她给撮合的。不过现在没办法,也只能碰碰运气了。”还好,二叔和二婶都很热情,二叔倒水,二婶张罗着做饭。妈妈说:“别做了,我肚子里一肚子气,早就饱了。”檀叶问:“二叔,我父亲的家住在那里?”二叔叹了口气说:“要说不知道,那是撒谎。可大哥不让我告诉你们,大哥那脾气,属驴的,不高兴就踢人,我怕他,没办法呀!”妈妈说:“告诉我吧,我女儿的病真不能再拖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也是有儿有女的人,拿人心比自心。求求你们告诉我吧!”二婶说:“大嫂!不是我给你浇凉水,大哥跟本就没有给檀花治病的打算,大哥说,檀花死了,你也好不了,到时候就没有人和他离婚分财产。”二叔瞪着二婶小骂着:“你大脑进水了,还是少根弦,这是秘密,能说吗?”妈妈一听恍然大悟,妈妈拉着檀叶跪在地下,立马就比二叔二婶矮了半截。二婶说:“你们娘俩快起来吧,能说的我们说,不能说的,你们就是跪到明天也不能说,大哥交代过,做人总得讲个义字吧!”妈妈突地从地上站起来骂道:“义你个屁!我女儿生命危急,你却不理不问。明明是婊子,还要立牌坊。你们不说出你大哥的住所,你们家就天天死人,月月进火葬场?”二叔一听,把脸拉得老长说:“我好茶好水招待你,你不但不领情,还咒我们,你真是不知道好歹,发贱,皮紧,想找抽!”妈妈说:“你们不告诉我你大哥的住处,你们就是合起伙来害我女儿,谁要是害我女儿,我就咒谁,一天咒他三遍,非咒得他家男人肚子里长大包,女人脑子里长瘤子。”二婶被骂得火冒三仗,掳胳膊挽袖子说:“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二婶不是省油的灯。檀叶怕妈妈吃亏,就拉着妈妈向外跑。

    直到跑到一个安全处才停下来,妈妈目光呆滞,一动不动,像个植物人。檀叶用一只手摇晃着妈妈,檀叶说:“妈妈呀,你要哭就哭吧,这样会憋病的,妹妹还在家里等你啊!”妈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惊得树上的鸟纷纷离去。妹妹一个人在家,檀叶不放心,就把妈妈送到回家的车上,自已还留在城里找父亲。檀叶一个人坐在江边想心事,要是真找到父亲,父亲能给钱吗?二婶把父亲意图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了。假如妹妹真走了,妈妈跟去,自已将在这个世界上孤孤单单,凄凄惨惨,像瞎子一样摸索着生存。妹妹的同学还能叫我一声檀哥吗?檀叶想,于其低下卑微地活着,真不如替妹妹死了。檀叶拾起一块石头抛向长江,水面上泛起层层浪花,那浪花像妈妈的笑容,那浪花像妹妹的生命,一圈一圈地扩大鲜活。而那块石头却沉入江底,落入黑暗。檀叶吃惊地看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檀叶像一棵被风激怒的树,摇摆着,.呐喊着,.疯狂着。檀叶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檀叶不再迟疑,他跑进五金商店买了一把杀猪刀,走到没人的地方,解开裤带,藏在腰里。怎么样才能找到父亲呢?檀叶思索着,檀叶一拍脑门,说:“学警察,蹲坑!”

    檀叶又返回二婶家,在二婶家附近。找了一处能藏身又能看到二婶家门前的地方。接近晚饭的时候,父亲和那个大肚子女人出现了。二婶打开门把父亲他们接进屋。父亲到二婶家干什么,檀叶不管。檀叶关心的是,怎么样叫父亲死,怎么样叫妹妹生。又大约过了三个小时,二婶又把父亲送出大门,二婶在门口和父亲打着哈哈,二婶说:“今晚上你二弟不在家,叫俺妹妹和我做伴,委曲大哥独守空房,大哥要是寂寞了,就搂着枕头睡吧。嘿嘿……”二婶笑着关上大门。父亲喝了很多酒,叫风一吹,感到头重脚轻,好像地下有根针,都能把父亲搅倒。父亲恶心,扶着一棵树吐了起来。檀叶看看四周没人,心想“苍天助我,妹妹有钱治病了。”檀叶冲过去,对谁了父亲的后心连刺三刀,父亲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倒了下去。檀叶将父亲的身体放好,檀叶脱下自已的裤子折叠好,枕在父亲的头下。夏天蚊子多,檀叶又脱下上衣盖在父亲的脸上。檀叶说:“父亲!你要不是往死里逼妹妹,我也不会杀了你。你要不是像天狗一样吞食了我们的太阳,我也不会杀了你?一个给别人制造死亡的人,永远得不到好下场。”檀叶想,是我杀死父亲,就要承担责任,何必叫公安人员劳神操心,于是,檀叶蘸着父亲的血,在衣服上写下自已的名字——“檀叶”。

    檀叶当天晚上打车回来,家里没亮灯,檀叶知道妈妈和妹妹都睡着了。檀叶悄悄地打开门,悄悄地回到自已的小屋,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就呼呼地睡着了。檀叶太累了,他需要休息。天还没亮,警车呼啸而来,檀叶戴着手烤,一边走,一边喊:“妈妈!是我杀死了父亲。我走以后,你马上变卖父亲的财产,带着妹妹去看病。妹妹你要坚强地活下去,好好读书,好好照顾妈妈,不然哥就白死了。”檀叶在妈妈和妹妹呼天抢地的哭声中走完了他年仅十八岁的人生 ......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明月天山
(2009/8/8 21:41:00) [60.168.173.]

原来大庆市公安局有个叫雪儿的人,象棋下得不错,可能是他吗?


梅花傲雪
(2009/8/3 17:50:00) [221.123.128.]

叶落花开,美好的心愿却是用血泪铸就。悲哉,哀哉!好久没看到雪的小说了,再次看到引起心灵的震撼。生活的悲剧让人反省,善待亲人,我们都要承担起自己责任。音乐用的好!


筼筜
(2009/8/3 17:39:00) [58.47.44.]

使人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给人以警醒,给人以教育。雪儿的小说总是很感人啊!


梓迎
(2009/8/3 15:00:00)

很悲惨冰冷的故事。

 发表评论:共有 4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