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死亡序号[2][纪实小说]风雅颂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小说>>>死亡序号[2][纪实小说]风雅颂
死亡序号[2][纪实小说]风雅颂
发表日期:2009/4/6 19:50:00 出处:原创 作者:风雅颂 发布人:fengyasong1 已被访问 1371

 

 

死亡序号

 

作者:风雅颂  编辑:静思

       晚上,安排了住的地方,和同学们在宾馆的餐厅里吃饭,大家心情极其沉重,谁也吃不下去,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问:"小康是几点被电打的."

     "三点五十分,因为120是出事后二十分钟到的,当时记录时间是四点十分."同学们告诉我,

     "不对."我说."他给我打过电话,我记得很清楚,电话断的时候,我家的钟响了几下.我看了是四点."

     "不会的,我是最先到的,我到的时候还不到四点,小康就一直躺在地上,他已经失去知觉了."我的一位女同学说,他们是前后楼.

     "不对,"我说,"小康给我打过电话,他喊我,班长,救.....就没声音了.我爱人可以做证."

      我忽然想起来,我手机会有他的电话号."你们看,我手机上有他拨打的电话号."

      我翻手机上通话号,从头到尾,从尾到头,奇怪,竟然找不到秦小康电话,同学们也帮我找,------根本没有.这就是说我们没有通过话!!我的心狂跳了几下,

     "我说的是真的啊.你们了解我,我不会说谎的."我沮丧的解释着.

      没人再听我说,大家都在议论着.在时而激烈时而低沉的议论声中,我听见大家都在说着一个话题----死亡序号.

      整个一夜我没有睡,一个难以解开的迷团,困惑着折磨着我,我们班真的存在死亡序号吗?!我是无神论者,我绝不相信世界有鬼神存在,可眼下的事怎么解释呢?是巧合,还是规律.秦小康的电话是真真切切的啊,那恐怖又绝望的喊声,我清晰的记得啊,可电话号码怎么没有呢.他喊"救"是什么意思呢?他知道我路途远,不会立刻赶到,所以,他喊的"救"肯定不是为了救他自己.那他要我救谁呢!为什么偏给我打电话呢?是因为我是班长,应该对班级负责吗?!那就是说危险正在逼近我们整个班级!他要我救班级!可我怎么救啊?!如果说,在我们班真的存在"死亡序号"!那下一个将是八号和四十九号......我不敢再想.经过一夜的苦苦思索,清晨,我给我的一个朋友打了个求助电话,我的朋友是一个很出名的神学工作者.他听完我的叙述,沉吟片刻说,"为了安全,宣布解散班级组织,不要再聚会和联系了."

      处理完秦小康的丧事,同学们又聚到了一起.悲痛之余,我心情沉重的宣布了一个经过班委会通过的决定:为了大家的安全.幸福,决定停止班级活动,解散班级组织,取消一切联系.

      大家惊谔,愤懑,更多的是无奈.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假如是为了我而牺牲我们的友谊,我会死不瞑目."大家回头望去,是八号宋文博,他激动的站起来,"也许下一个就是我,但我不会离开你们的,离开你们,我活着也没有意义.我不怕死."我的眼里噙满泪水,有人在哭.可这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啊,经过动员,几乎每个人都举手同意了.

      到家里,我拿出班级的点名簿,在一棵树下付之一炬,可心里的名册呢,能忘得掉吗?!

     转眼到了五月,工作之余,闲暇时间,对同学的思念便兜上心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思念越发强烈.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为了我的同学,我要信守诺言.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好熟悉的声音啊,可我一时辨不清是谁,聊了几句,我还是没有听出来.对方笑了:"班长,我是八号,宋文博啊,""你的声音怎么有点变了?","哦,这几天我感冒刚好,咳嗽的.""哦,""我好想你们,"他接着说道,"我有事要对你说,明天来我这儿,老地方见.可以吗"我欣然答应.

      下电话我怔住了.我们是有许诺的啊,这样做好吗?!最后,感情还是战胜了理智,我想反正就见他一个人吗,不会对班级同学有什么防碍的.

      周日中午,我如约赶到了"老地方".那是一家叫聚仙楼的酒家,是同学亲戚开的,一楼是快餐,二楼是包房和大厅,我们班经常在这里聚会.所以很熟.我想先到二楼订个包房,再给宋文博打电话,刚走上二楼,我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那是从大厅里传出来的,我急忙向大厅走过去,拉开房门,我大吃一惊,班级的全体同学都在这里.看到我进来,他们立刻簇拥过来,又握手又拥抱.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怎么,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这是谁组织的啊?!"我急切的问,

      "是你啊!是你通知我们的啊!"大家七嘴八舌的说.

      "是我?!"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甚至怀疑他们不是真实的.我的心几乎到了冰点.

      这时,宋文博走过来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说:"你昨天打电话让我通知大家聚会,开始,我还犹豫,可后来一想,我们聚会,又没防碍谁,又不是做坏事,怕什么啊."

      我有些晕,心里说不出的疑惑和恐惧.我坐下来喝了口水,又打开窗子深深的吸了口气,窗外阳光明媚,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拉过宋文博证明电话的事.宋文博一口咬定是我给他打的电话,我怎么申辩他都不相信.他甚至怀疑我的精神有问题,

      "别闹了,上次你就说小康给你打过电话,弄得大家疑神疑鬼的."我再三发誓,他才半信半疑.可是,我们都没有给对方打电话,又都接到了对方的电话,那这个打电话的人是谁呢?!

       菜,一道道的上来了,有人在倒酒,有人在组织入座.很热闹,很开心,不开心的只有我和宋文博.我们心情惴惴,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一会静了下来,到我点名的时候了.我站起来,心中一片茫然.这时,有人打开了窗子.那清新的空气多少让我振作了一些.

       "同学们"我说,"今天不点名了,我们班的名簿让我烧了,因为我们已经约定不再见面.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今天又见面了.在这里我要先澄清一件事,聚会不是我组织的.我没有给宋文博打电话,我是接了宋文博打给我的电话才来的,刚才我和他对证了一下,他也没有给我打电话,这就是说,我们都没有给对方打电话,是有人以我们的名义给我们分别打了电话.我感觉有必要提醒大家,这个聚会有问题!"

       先是沉默,接着是一片哗然,"那是谁打的啊?""是上帝吧","是鬼吧"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室内弥漫着恐惧.人们不自觉的想到了"死亡序号".

       这时宋文博站了起来,"同学们,我看没什么了不得的.我们一生清白,没有做对不起别人事.我们心里没鬼,怕什么啊.如果真有什么死亡序号,我就是下一个,那就让它来吧."他的话有些悲壮"我什么都不怕,忘了那个该死的死亡序号吧,来,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一杯酒,他一饮而尽.几个有酒量的也跟着喝干了,大家呼喊起来,大厅里刹那间活跃了.浓浓的友情感染着我,重新燃起了我往日的激情.我知道,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大家分开,哪怕死,灵魂也会不忍离去.因为我们的友谊是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结下的,是最纯洁的.

       突然间感觉有人拉了我一把,我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同学们,"我大声喊道."聚会是我通知的,我刚才是在和大家开玩笑,是想给我们的聚会增加点色彩.

      "大厅静了一刹那,随后有人高呼,班长万岁!//班万岁!气氛空前的欢跃起来.,

      就在大家酒兴迭起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叫起来,我循声过去,有人倒在了地上.啊!天哪!是我们班的四十九号-------于桂芬.

      只见她脸白得象纸,呼吸已经听不到了.我们怎么呼喊也没有反应,有人把速效救心丸放在她嘴里,120很快就到了,我们都跟到了医院.检查是心梗,经过奋力抢救,她终于脱离了危险.医院告诉我们,她的心脏病很严重,需要做支架.她丈夫去年去世的,孩子虽然工作了,日子并不宽裕.同学们商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包下了她公费医疗外的全部费用.

     上个星期六,同学打来电话说,于桂芬病愈明天出院.星期天,同学们约在"老地方"相聚.第二天,我没赶上去医院,直接去了饭店.

      上了二楼,我又听到了那一片熟悉的声音.拉开房门,全班同学都在.于桂芬走过来,紧紧的抱住我,不停的哭.她说,大夫告诉她,那天她幸亏和大家在一起,如果是自己在家就没命了.她说,是我把同学又聚到一起的,我是她的救命恩人.

      我抬起头,眼泪流下了面颊.我明白,那是逝去的同学在关爱着我们.他们用各种方式和我们沟通着信息,表达着那不尽的友谊和思念.

      饭前,我倡议,我们拉起了手,并高高举起.大声的说出我们的心声:"我们永远相爱,永不分离."[完]



 


 


 

欣赏{风雅颂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