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盲流子(蓝月雪儿)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小说>>>盲流子(蓝月雪儿)
盲流子(蓝月雪儿)
发表日期:2009/2/9 10:48: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月雪儿 发布人:蓝月雪儿 已被访问 1698


盲流子


作者:蓝月雪儿



   她叫雪梅,是孙少文的媳妇,两个女儿的妈妈。一个月前雪梅一家离开了穷山恶水的家乡,来到建三江农场第十二生产队,这里不但人烟稀少土地辽阔,而且水丰草茂,是发展奶牛事业的理想地方。
  
  雪梅只在十二队安了家,并没落下户口。所以,当地人叫她“盲流子。”“盲流子”比“流氓”好听,但是。“盲流子”的日子也不好过。由于孙少文忠厚老实,再加上当地人欺生,尤其是坐地户,马五张三和候六,他们欺人太甚,能瞪着你的鼻子,再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撒尿,并以此为乐,以此为荣。雪梅性格倔强,就是不信那个邪,她坚决反抗。故此,上演了雪梅一幕又一幕悲壮的故事。
  
  记得有一天中午,风和日丽。门前有人叫卖:“苹果葡萄大鸭梨。”雪梅看了看日历,明天是周五,两个女儿从学校里回来。雪梅从口袋里摸出十元钱,递给少文。说:“你去买些苹果,等女儿们回来吃。”少文接过钱,兴高彩烈地走了,过了不大一会,少文低着头两手空空回来了。雪梅疑问:“苹果呢?”少文垂头丧气地说:“叫候六他们给抢了。”雪梅气愤地问:“为什么?”少文说:“候六说他们是坐地户,是咱们的爷爷。咱们是外来户;是“盲流子;”是孙子,孙子就得给爷爷磕头,上供送礼,否则,咱们就没有好日子过……”
  
  “哈哈哈……”少文还没学完候六的话,候六得意忘形的笑声随着风传进屋来,他气焰嚣张地说,“那臭‘盲流子’孙少文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却胆小如鼠,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破头,他是个窝囊废,他是个软柿子,柿子就挑软的捏,不捏白不捏……”
  
  雪梅一听,火冒三丈,肺都要气炸了,她骂道:“奶奶的,你捏孙少文软柿子,老娘可是刺玫瑰,扎手。我倒要看看你候六有什么三头六臂.”说着雪梅就往外冲。少文一个健步跨上前,他紧紧地抱住雪梅的后腰,央求着:“雪梅!你消消气,小事不忍,做不成大事。你千万不要乱来,打十次仗胜九次,从中得不到什么好处。况且,从古到今都是忍让为高,忍让不会受侮辱。牙齿坚硬容易折断,舌头柔软才能保全,好打仗斗殴的一定会受到伤害,好欺压人不留后路的一定会灭亡。韩信都能胯下受辱,何况我们平民百姓。在少文的劝慰下,雪梅压住怒火,把眼泪和委曲都咽到肚子里。雪梅决心低头做人,宽容处事,不求名誉,只求平平安安。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下午雪梅去放牛,牛悠闲自得地走着,时而“哞哞”地叫着。羊跟在牛的后面,左蹦右跳,它们相安无事,合平共处。路边的黄花更是把夏天装点得典雅。雪梅正陶醉在和谐美丽的世界里,突然,听到一声嚎叫,雪梅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马五扛着铁锹凶神恶煞大喊大叫地向雪梅走来:“臭“盲流子”孙少文媳妇,你是不是在我家的地里放牛了?”雪梅一见马五那个德性,就知他是见丈母娘叫大嫂,没事找事,欺负人。雪梅回答得落地有声:“没有。”
  
  “没有?”马五眼珠子乱转,他分明是无中生有,惹是生非,“那我们家地头怎么有你家牛蹄子印?”雪梅一看马五那胡编乱造的狂妄样,气就打一处来,说出的话,即噎人又带刺:“我家牛走你家的地头,就吃你家地里的苗?我家的牛要是走你们家的门口,就日你老婆?”
  
  马五被顶得脑羞成怒。他骂道:“臭“盲流子”我看你活腻了。说是迟,那时快,马五举起铁锹向雪梅劈来,雪梅听到风声,头向右一偏,马五的铁锹正好劈在雪梅的后背上,雪梅疼得惨叫一声跌到在地,紧接着马五的铁锹又举向空中朝着雪梅劈来。雪梅气得怒火中烧,七窍生烟。就在这紧急时刻,雪梅咬紧牙关,看准马五的下身,猛地跃起,快速而敏捷,令马五防不胜防,雪梅用双手狠狠地抓住马五的“蛋蛋”用力拽,使劲捏。马五疼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他丢掉铁锹,不到二分钟,马五白眼珠多,黑眼珠少,就翻白了眼。雪梅不想杀人,她松开了手。当天马五被送进了医院,雪梅被叫进了派出所。
  
  所长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端着妄自尊大,盛气凌人的官架子,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看就知道是瓜子里的臭虫,不是个好仁。所长叫雪梅站在墙边,他用鄙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雪梅,阴沉着脸冷冰冰问:“你就是外来户孙少文的媳妇?下手狠毒呀,专找别人圆的地方捏,想致人于死地?你扰乱社会治安,罚款五千元。”
  
  “天呀!”雪梅惊得目瞪口呆。本来雪梅就占理,心想来派出所讨个公道。没想到所长不分清红皂白,独断专行,竟狮子大开口,罚雪梅五千元。雪梅还没有熄灭的怒火又被浇上了汽油,感觉火苗一个劲地往上蹿,雪梅愤怒地喊道:“你这个所长是怎么当的?马五不就是你本家三侄子吗?你就向着他,你的心长到腚帮子上了?马五不用锹砍我,我会薅他,捏他?事实胜于雄辩。”雪梅不管三七二十一,脱掉上衣,把受伤的后背裸露在所长面前。所长闭上眼睛,把头一歪,连看都不看。他吹胡子瞪眼,拍着桌子喝斥道:“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耍流氓撒野的地方,别在这里为所欲为地乱弹琴。”
  
  “乱弹琴?”雪梅心里有气,就顶风而上,极端的愤怒烧掉了雪梅心中的和气,说出的话也朝着挑衅的方向发展:“我就是乱弹琴!我遇到清官,就弹明曲,清新悦耳,有条不紊;我遇到暴君,就弹十面埋伏,杀气腾腾;鬼哭狼嚎;我遇见昏官,就乱弹琴,弹得天昏地暗,有法不彰。”
  
  “真是无法无天,竟敢在派出所里指桑骂槐,谁是昏官?我是所长!我说了算,我就是法。我说撵狗,你就不能追鸡。你纵使全身是理,在我这里你必须俯首贴耳才能平安无事。”所长把桌子砸得当当着响,脸红脖子粗。他怒不可遏。
  
  “呸!”雪梅毫不胆怯,她声嘶力竭地骂道:“大盖帽下潜藏着一颗昏庸的头颅,庄严的警服里包裹着一颗偏袒的心。你明知道我为了自卫,不得已而为之。你却下井落石,你和你侄子马五一个鼻子出气,成心想致我于死地。你没有爱心,却治理一方,你没有公正,却当了所长。你就像一头蠢猪,不是登天之物,而非要登天,总有一天你会从天上掉下来摔死,摔得粉身碎骨。雪梅只图一时痛快,却忘了祸从口出。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雪梅的话语像刀子般剜痛了所长的心,所长怒发冲冠,横眉竖目,他指着雪梅咬牙切齿地说:“自打我当所长以来,还没一个敢明目张胆地在派出所里大呼小叫,你像个无赖的泼妇,张牙舞瓜又破马张飞。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我们执法部门软弱无力,对你无可奈何。我就不信,我作为一个所长就治不了你一个臭‘盲流子’。”随后,所长像发疯的狗对他手下命令道:“小张小李把这个臭娘们抓起来,蹲她半个月的拘留。”“是!所长。”真是楚王好细腰,宫女多饿死。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属下,小张和小李唯命是从,不分是非,像两只听命于主人的狗,他们叫着一起向雪梅扑来。雪梅没有后退,她忘记了害怕。雪梅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虎劲,一把抢过所长手里的茶杯,摔成碎片。雪梅快速拾起锋利的玻璃片对准自已脖子上的大动脉。厉声喝道:“谁要是动我一下,我就切断动脉,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叫你们丢掉大盖帽滚回家去。”
  
  雪梅以死相拼,真把所长他们给镇住了。雪梅心里冲满了恨,说出的每句话都带有杀气:“你们今天蹲我拘留,十五天以后我出来,我就薅出你们的肠子,拽出你们的心。总之我没有好日子过,于其让你们欺负死,不如和你们同归于尽。反正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姑奶奶我今天就和你们玩命了,看你们谁能奉陪到底?”雪梅两眼冲血,冒着狼吃人的凶光,两道横眉像剑一样斩断了所长他们的霸气。雪梅和马五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雪梅在派出所里呆了两个小时,最后所长还是装腔作势,以内小人外君子的形象把雪梅放了出来。在回家的路上,雪梅感觉后背钻心的疼,她用手一摸,五个手指全被血染红。雪梅伤心痛苦地放声大哭,并自言自语:“年纪轻轻的就遭人欺负,结仇种祸,从古到今就有说不完的复仇报怨的例子,就是不报在本人身上,也会在他的子孙身上得到报应……呜呜呜……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这样欺负我?呜呜呜……”一路上雪梅边说边哭边走。
  
  回到家里,少文放牛还没回来,两个女儿在大门口等着雪梅,当女儿看到妈妈泪流满面,痛不欲生的样子,女儿吃惊地问:“妈妈!你这是怎么了?后背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雪梅憋住从内心迸发出来的哭声,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地往下流。雪梅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向两个女儿说了一遍,雪梅听见女儿的拳头攥得咯嘣嘣直响。
  
  上初三的大女儿哭着说:“为什么本地人要欺负外来户?为什么坐地户要叫我们‘盲流子’?为什么强壮凶残的要欺压柔弱善良的?难道这就是社会现实?”女儿心疼地看着妈妈,像是埋怨又像是在提醒,女儿说:“妈妈呀!你为什么就不忍耐些,人要审时度势,保存实力,以图将来。难道妈妈您就忘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两个女儿小心翼翼地把妈妈扶进屋,雪梅屁股刚挨炕,就听到哗啦啦,整个房子都在颤抖,雪梅以为是地震。母子三人同时惊惶失措地向外看,只见是坐地户马五的哥们张三手里拿着一根木棒,把雪梅家窗户上的玻璃全部砸碎。
  
  “天呀,这都欺负到家里来了,还叫人活吗?”雪梅被气疯了,她失去了理治,忘掉了女儿,忘掉了家。此时此刻,雪梅刀山敢上,火海敢闯,豺狼的屁股敢捅,虎嘴里的牙敢拔,雪梅像离弦的剑扑向张三,雪梅平地跳起三尺,一把薅住张三的头发,也不知从那来的那股野劲,一个大老爷们硬是让雪梅拽着头发拖进了屋。
  
  “打!往死里打!”雪梅一声令下。真是有其母,就有其女,两个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母子三人齐心协力把所有的仇恨都加在张三身上。女人打仗,只会挠脸,薅头发,不大一会,张三的脸被挠得皮开肉腚,鲜血直流,头发就像退了毛的鸡。雪梅拿起菜刀向张三砍去,大女儿手急眼快,她一把抱住的妈妈胳膊,大声喊道:“张三你还不快跑,难道你等着我妈砍死你吗?”被打蒙的张三如梦方醒,他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跑了。
  
  从那以后,雪梅打出了名。人们背后都说雪梅是天不怕,地不怕,敢玩命不怕死的“母老虎”。雪梅心里充满了仇恨,她的仇恨就像原野上熊熊燃烧的大火,烧伤了别人,也烫伤了自已。气大伤身,雪梅精神恍惚,她天天不由自主反反复复地说着同样几句话:“杀了你;砍了你;宰了你。”每次出门或放牛,雪梅都要拿着把镰刀,左抡右砍。人们都说雪梅疯了,雪梅是疯了;雪梅是被欺负疯的;是被坐地户逼疯的。
  
  雪梅知道自已的命运将和灾难结下不解之缘,雪梅提心吊胆地生活着,总算平平安安地度过了三个月。雪梅的神经恢复了正常,雪梅放下镰刀,不再叫喊“砍、杀、宰”。雪梅和原先的雪梅一样,放牛,挤奶,做饭,洗衣服。坐地户对“盲流子”雪梅畏而远之,只有候六对雪梅依旧虎视眈眈,蠢蠢欲动。雪梅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样的灾难在等着她……

 






 

 


 
欣赏{蓝月雪儿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梅花傲雪
(2009/2/9 14:00:00) [221.123.128.]

人物个性鲜明,语言生动,雪,加油!


筼筜
(2009/2/9 11:26:00) [58.47.44.]

不让须眉有胆气,敢斗邪恶求生存。一个值得歌颂的烈女子。但也要讲究策略啊!


子楚留香
(2009/2/9 10:59:00)

雪儿好文笔!人物刻画细腻传神。


云云
(2009/2/8 8:47:00) [210.76.37.]

雪儿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欣赏。

 发表评论:共有 4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