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后辈(雪儿)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故事>>>后辈(雪儿)
后辈(雪儿)
发表日期:2008/12/29 17:23: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月雪儿 发布人:蓝月雪儿 已被访问 895


 


 
后  辈


 
 
 
作者:雪儿  编辑:静思
 
 
 
 

    娘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谁来照顾娘?首先是二儿子守信和媳妇芝兰争先恐后地把娘抢回家。芝兰为了达到目的,不遗余力讨娘欢心,总是柔声细语叫着:“娘!娘!”问寒问暖,使出浑身的解数让娘高兴。心里却在骂:“老不死的,我哪辈子欠你的。”
  晚上,芝兰问守信:“你娘真有那么多钱吗?”守信坚定地点点头,“有!我爹和我娘原来都是老师,后来爹辞职办起了养殖场。前年爹把养殖场以二百万的价格卖给了别人,去年爹死于车祸。再加上我娘过日子简朴,娘手里少说也得有二百五十万元。”
  “二百五十万啊!我工作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来。”芝兰眼里冒着贪婪的绿光,同时又担忧地说:“不知道你娘什么时候能把存款折交给你,万一有一天,你娘双眼一闭,两腿一蹬,咱们可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猴子捞月空欢喜。”守信安慰着媳妇说:“明天我就拔萝卜带泥,哄出娘的存折给你,叫你付出一时,享受一生。”
  “芝兰!我要喝水,渴死我了,芝兰呢?”是娘在叫。芝兰看着守信骂着说:“又是你娘那个老不死的在嚎叫,烦死人了,要不是为了她手里的存折,我真想下点毒药把你娘药死。”芝兰从被窝里伸出手,关掉灯。守信不满地说:“起来,你不要因小失大,三十六拜都拜了,还怕这一哆嗦。”芝兰撒娇地说:“明天老太太要问,我就说侍候娘太累,睡死了,没听着。”
  早晨芝兰刚起来,电话就响起来,打电话的是大哥,大哥说:“弟妹呀!我想和你大嫂春草坐早车去城里看娘,随便给娘带去一筐自家小鸡下的蛋,给娘补补身体。”芝兰没好气地说:“来什么来,我侍候你娘一个瘫子就忙得焦头乱额,你们又来了,这不是忙中添乱,雪上加霜吗?我没时间招待你们。”
  芝兰捂好口罩,穿上大褂,带上皮手套,全副武装,其打扮活像一个打扫厕所的卫生员。芝兰端着水来到娘住的屋,边给娘洗脸边说:“我侍候娘三个月了,大哥大嫂也不来看看娘。”娘说:“你大哥家忙,种着地,喂着鸡,没时间。”芝兰把嘴一瘪,说:“大哥家鸡喂得再多,也没给娘送来一个蛋。我倒不是挑大哥的理,只是为娘抱不平,娘是白养大哥了。”随后,芝兰故意喊:“守信!快来帮娘活动筋骨,我去给娘煮牛奶。”
  守信一边给娘捶腿,一边想着心事,怎么开口呢?守信略有所思,他说:“我们单位小王他娘,因心肌梗塞,一口气没上来,连医院都没来得及去,就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娘惊恐地看着守信,守信又提醒说:“比如娘的存款折?”娘明白儿子守信的意图,娘低着头平静地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爹生前包二奶,别说是二百万,就是二千万也不够他糟蹋。娘没有存折,只有那几间房子,能卖个十万八万的,还有我身下铺的这条你奶奶留下来的厚被,也就是取它的谐音,‘后辈’的意思。”
  这出乎意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守信失去了控制,他像野兽一样愤怒地高喊着:“原来娘没有存款折,你是个穷光蛋?完了,我枉费心机,一切都泡了汤。”守信眼里喷着火,他用手指着娘继续高喊:“你的‘后辈’还是留给大哥吧,大哥家海峰是男孩子,让他给你子子孙孙无穷尽吧。”
  在门外偷听的芝兰,再也按捺不住,满腔的愤怒像火山般地爆发了,平时柔声细语变得大喊大叫,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语从芝兰气得发青的嘴里冲了出来:“老不死的,你没钱装什么大爷,让姑奶奶侍候你三个月,擦屎端尿,臭气熏天,把你扔到垃圾堆里狗都不吃,嫌脏。老不死的,明天你不滚出我的家,我就和你儿子离婚。”
  为了媳妇,守信原形毕露,他不再遮掩,当着娘的面,打通妹妹守玉的电话,守信谎话连篇地说:“妹妹啊!娘说在我家住腻了,想到你家住些日子。”守玉在电话里试探性的问:“是不是二哥把娘的存折哄了出去,然后把娘再往我这里推?”守信说:“还是小妹说的对,女儿是娘贴身小棉袄,娘的存折我要不出来,这个机会还是让给妹妹吧,要是妹妹哄出娘的存折可不能独占啊?”
  不到半个小时,守玉就风风火火来到娘的床前。娘说:“你知道你二哥二嫂为什么把我往你那里送吗?因为他们知道娘没有存折,是个穷光蛋。”娘的话惊得守玉张着嘴,瞪着眼,呆若木鸡。芝兰急切地说:“守信快帮忙,把你娘抱上你妹妹开来的车。”守玉苦笑道说:“二哥二嫂,我是来看娘的,不是来接娘的。”芝兰急了,她说:“你说过,娘是大家的娘,你娘又不光生你二哥一人,为什么光赖在我家不走?”守玉反问:“娘是不是你们抢回来的?这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守信无奈地说:“此一时彼一时,娘现在一无所有。”
  娘看着自已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女,娘绝望地说:“我要回乡下你大哥守良的家,要是你大哥再不要我,我就咬舌自尽,和‘后辈’一起火化。”守信夫妻和守玉听娘说要去大哥那里,就像在苦难中找到了救星。守信立马拨通守良家的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娘。娘抽咽着说:“守良啊!当你知道娘没有存款折,娘不仅是个穷光蛋,还是一个废物蛋的时候,你还要娘吗?”守良哽咽着说:“我不管娘有没有存折,我就知道娘是生我养我的娘,娘养儿小,儿养娘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上午十点多,守良和老婆春草来到守信的家,大哥说:“二弟啊!你帮你大嫂去买把轮椅,回到乡下好让你大嫂推着娘到外面晒晒日头,见见阳光。不料芝兰把脸一沉说:“大哥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娘住院就花掉我们二万多元,再加上吃吃喝喝,钱都花光了,哪有钱买轮椅。”守良解释说:“我是想叫守信带个路,钱我带来了。”临走的时候,芝兰再三提醒守良,把你娘那条丢在路上都没人捡的“后辈”带回乡下,别留在城市污染环境。
  回到乡下,娘就是不让春草拆洗那条“后辈”。春草只能用塑料布把“后辈”裹起来,上面再铺上新床单,再加一层棉褥子
。守良天天把娘睡觉的炕烧得热乎乎。夏天到了,有一天守良说:“今天阳光充足,春草你推娘到外面走走,叫娘散散心,对娘身心健康都有益。中午饭我做,把手机带上,做好饭,我叫你们。”
  春草推着娘走在乡间松软的土地上。娘看到碧绿的野草,盛开的鲜花,飞舞的蝴蝶,点水的蜻蜓。娘铅一样的心情顿感轻松,沉睡的思想豁然清醒。娘感动地说:“春草,谢谢你,辛苦了。”春草满面春风地说:“娘!我不辛苦,我挺幸福的,自从娘来到我家,守良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守良是个酒坛子,现在却滴酒不沾,他说省下线给娘买牛奶喝。以前守良是个麻将迷,现在也金盆洗手。还帮我做家务,我对娘好,守良就对我好。”
  时间过得真快,屈指一算,娘来守良家快有一年了。一天,守良和春草一同推着娘在外散心,守良的手机响了,守信在电话里说:“是大哥吧!明天我和芝兰还有守玉一起去看娘。”娘伤心地说:“我不用他们看,他们都是白眼狼,没有人性。”春草劝着娘:“怎么说守信和守玉都是娘的儿女,亲生骨肉,常言说得好,母子亲,母子亲,打断骨头还连着心。”守良笑着说:“不会说就别说,是姑舅亲,姑舅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春草娇嗔道:“傻样!我是故意说错,好逗娘开心。”
  第二天,守信他们八点多就来了。芝兰进了屋,四处打量,看见娘铺的,盖的,用的都那么干干净净,规规矩矩。芝兰不相信这是真的。芝兰语气里带有讽刺的味道说:“大嫂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来,收拾了一个通宵,连眼皮都没眨吧?”守玉也跟着添油加醋:“那是一个通宵啊!可能是三天三夜吧?”春草说:“没有啊!我们家平时也这样,不信你们问娘!”娘点头,表示赞同。
  芝兰扭着屁股,看着娘,咂咂嘴,拿腔琢调地说:“吃谁家的饭,就要看谁家的脸,打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大嫂真有错,娘也不敢说。”春草听出芝兰污辱性的语言,但为了小事化了,春草装傻,笑着说:“我去做中午饭,你们聊着。”芝兰尖叫起来:“大嫂天天给娘擦屎擦尿,也不带皮手套,说不定大嫂手指盖里还残留老太太的大粪吧?别说叫我吃饭,想想就要吐,乡下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土腥味,我们来可不是为了吃饭。娘住院花的钱都是我从单位同事手里借的,如今同事登门要债。再说我请假侍候娘三个月也不能白侍候。娘在哥嫂家住,我想把娘的房子卖了,补上我和守信的亏空。
  春草气愤地说:“你侍候娘三个月,就来要房子,那我侍候娘快一年了,又该要什么?”芝兰尖叫起来:“大嫂能和我比吗?我是本科大学生,会说外语,单位的骨干。而你那?乡下女人,连中国话都说不明白,在家里迷迷糊糊,在外面晕头转向。笨鸡还想和凤凰比,真是自不量力。”娘看着刁钻刻薄的芝兰,实在为春草气不公,娘说:“笨鸡也比蠢猪好,贪心的狼是不能和善良的羊相比啊!”芝兰知道娘指桑骂槐,她说:“守信!你看你娘多没良心,我白侍候她三个月。”
  守信安慰着芝兰,埋怨娘说:“娘住院的时候,我心急火燎,芝兰更是跑前跑后,忙得团团转......”没等守信把话说完,娘就痛苦地说:“是啊,你们夫妻急的不是娘的生命,是你爹的存折,芝兰侍候的也不是娘,是存款折。当你们知道我没有存折,你们夫妻就把娘撵出了你们的家。守信芝兰只说我住院花了你们的钱,那么,守良买楼房在我手里拿去三十万,怎么只字不提?”
  “哎呀呀!”芝兰叫声更高了,芝兰说:”娘可真是病糊涂了,竟捏造事实,胡说八道。那楼可是我和守信省吃俭用自已买的,娘说守信在你手里拿了三十万,证据呢?”娘问守信,“证据呢?”守信低着头,红着脸底气不足地说:“娘是记错了,那楼房是我们自已买的。”
  “哼哼哼......”娘凄惨地笑着,笑声里带着哭音。娘说:“你们兄妹三人当中,我最偏袒你,现在我明白了,人们为什么要说偏疼儿女不得济。守信你上了那么多学,还坐办公室,难道你就不知道弄虚做假百为皆空,不切合实际一事无成。好!守信我成全你,房子给你,屋里的东西给守玉。”
  “娘!那给我什么?”春草朴实地问。守良上前一步,紧紧地握住春草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有娘,有娘啊!有娘的孩子才是个宝,有娘的孩子才幸福。”娘感动得哭了,娘把手放在守良和春草的手上,六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吃过晚饭。春草依旧给娘洗脸,洗脚,洗屁股。守良依旧给娘捶背,砸腿,捏肩。娘则语重心长,郑重其事地说:“我死后,烧过头七,守良就帮春草把厚被拆洗拆洗,也就是‘后辈’的意思。不过拆被的时候,一定要把大门关紧,千万不要让别人看见。春草不解地问:“娘!为什么?”娘说:“这‘后辈’味太大,让外人闻到,人家会记住一辈子,笑话咱们一辈子。”
  娘在春草守良的悉心照顾下,又顺心如意的活了三年多。娘终于辞别了人世。按照娘的遗嘱,烧过头七,夫妻关上大门拆起了“后辈”。春草说:“味真大,呛鼻子。”守良不满地说:“你要是嫌,你走,我自已拆洗。”春草说:“谁嫌了,我只是说说。”春草拆着拆着,在“后辈”中间的棉花里拆出一个用塑料布包裹的信封,春草惊奇的说:“守良你看看这是什么?”守良明白了,他小心翼翼打开信封。里面果真有三张存款折,一张是二百万,两张是五十万。守良捧着存款折,跪倒在娘留下的“后辈”上,嘴里喃喃地叫着:“娘啊娘!”守良泪流满面。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明月天山
(2009/6/3 23:19:00) [218.22.51.]

是不是原来大庆市公安局的雪儿?


脂砚斋
(2009/3/8 17:22:00) [123.4.145.]

  我都看了两遍,这篇文章写的很好,和我的奶奶中小莹有什么两样吗?都是不孝之子。


子楚留香
(2008/12/29 16:53:00)

还是国家的计划生育好啊,只生一个!


piao16789
(2008/12/29 16:11:00)

我看了两遍,雪儿写的真精彩!语言生动,生活气息浓。我们都会有老的那天,等我们老了,我们如何对待老人,是不是我们的后辈就会如何对待我们?喜欢雪儿这个小说。现实生活中是真的有这样一部分人,势力的失去了人生美好的纯真情感,失去了中华传统的美德。但愿看过雪儿的小说中会有所醒悟。加油,雪!


(2008/12/28 22:26:00) [116.252.230.]

又看到雪儿那充满乡土气息的小说了,感人。开心。雪儿的生活积累加上朴实的文字就是一篇好小说。雪儿继续努力。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

 发表评论:共有 7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