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墙外4.5.6(LF)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小说>>>墙外4.5.6(LF)
墙外4.5.6(LF)
发表日期:2008/4/4 21:39:00 出处:原创 作者:LF 发布人:beichuan 已被访问 863

 

 

 

  

 

   墙    外

 

 

    作者:LF 编辑:百 川

 

     童小文觉得自已到了走头无路的

步,此时,她想起了她的好友端木秀。端木秀也是个医生,在县第一医院工作,爱人在外地工作,只有去她那儿暂时寻个避身之地。端木秀与她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去她那儿也能向她倾吐内心之痛。
    她先是给端木秀去了个电话,还好,她今天不值班。童小文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端木秀打开门,看到童小文的脸色惊讶地问她,出什么事了?童小文点一下头泪水一涌而出,包从肩头滑下。
    小文!怎么了你?
    这回我完了。童小文瘫坐在沙发上,低头,垂落的黑色瀑布盖住了她的脸。
    小文,快别哭了,哭也不能解决事情的,还是说给我听听吧。
    端木秀拿条毛巾在童小文的胳膊上抵一下,童小文接过毛巾捂在脸上。端木秀意识到非出什么大事不可,不然童小文是不会这样子。童小文在她的印象中从没有这样过,婚前有许多人追求她,但她却选择了柏东阳。在追求者中条件比柏东阳好的大有人在,柏东阳得到了童小文感到是一种荣耀,他真的没有想到能得到童小文的芳心,平时他对貌似天仙的爱妻唯命是从。端木秀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让童小文如此这样痛哭伤心。
    童小文拿开毛巾,还在不停地抽咽,抬头望着端木秀。端木秀伸出手,理理她泪水粘贴在脸颊的发丝。
    秀,我是个轻浮的女人......  童小文鼓起勇气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了端木秀。
    端木秀听后沉默了好久,才问童小文:你打算怎么办?童小文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端木秀说那我问你,你当时不报警我理解,女人总是把自已的名节视如生命,那你为什么与他又有了三次?童小文又哭起来,她说真的没有想到她对他的迁就却是一种纵容。
    我们去告他,让他得到应有的下场。
    秀,我不会那样做,人嘴两块皮说话有分歧,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好了小文,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你这几天就在我这儿,也不要出去,让我去与东阳说去。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乡政到县城有六十多里的路程,这一消息象是长了翅膀,飞到了县城,飞到了柏东阳的耳中,同时也飞到了他父母的耳中。柏东阳的母亲不停地念叨,她是不想过我柏家的日子了,她对不起我们家东阳的,东阳哪点儿对不住她,她竟做出这等事来。柏东阳的母亲说完又长叹了一声,哎!也怪东阳哟,不就是脸蛋长得好看嘛,象得个天仙,把手指削尖了捧着。柏东阳的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报纸,他听得有点不耐烦了,放下手中的报纸从玻璃茶几上端起茶杯慢慢地呷了一口,听风就是雨,我说老婆子,在没弄清事实之前不许你多言,就是有什么事发生也要等小文回来再说。柏东阳的母亲看了眼老伴,嘴里哼了一声,我还不是关心儿子和孙女嘛!
    端木秀心里也没底,不知如何去对柏东阳说。这事儿说不好会弄得很难堪的,如果不是答应过童小文她真的不想参和进来。
    柏东阳得到这个消息,如同当头一棒,脑袋里一直乱哄哄的,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他的爱妻会做出背判他的事来,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手机响了,他立即接听,他希望是童小文的来电。他打了,打了无数个电话给童小文,可就是没人接听,到今天再打她的手机,手机一直是关着的。电话是单位打来的,让他出车,他回了电话说家中有紧事,请别人代班。
    柏东阳找了,找遍了亲友家也去了岳母家,就是不见童小文。岳母问他是否出什么事了,柏东阳并没有说什么,只对岳母说他打不通小文的电话以为她回这儿来了,就是来看看而已。
    柏东阳回来了,一个人坐在房间不停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充满整个房间不停地翻腾着。柏东阳的心里,此时也如同这翻腾的烟雾,怎么着也不是个滋味。但他并没有在心里漫骂童小文,什么婊子,骚货等字眼怎么着与爱妻也连不在一起,可他的心就是一阵一阵地疼痛着。
    嘭嘭的敲门声让柏东阳还过魂来,可能是小文回来了。

5

    童小文已是个泪人,她现在恨,恨张西格给她造成所有的伤害。她最多的还是恨自已,恨自已有着内向的性格,恨自已太善良,更多的是恨她没有保护好自已。那一刻,为什么要想到自已名声,为什么要为张西格的前途作想,她如果作出顽强的反抗张西格就不是老师而是一个罪犯。在她的脑子里有许多个为什么,为什么当时不为柏东阳想想,自已可是他的女人呀。童小文什么也不想了,想得再多的还是怪自已,自已才是一个有罪的人。
    柏东阳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的端木秀向他笑了笑,笑容显得很不自然,她不知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就是进去了又如何与柏东阳说起,总之,感到有点儿尴尬。
    柏东阳认为是童小文回来了,打开房门才看到是端木秀。柏东阳让她进来,为她倒了杯水,直觉告诉他小文一定在她那儿。端木秀与童小文虽然是最要好的朋友,但是,婚后各自有了家庭相互的交往也就很少了。
    端木秀放下杯子,目光投在柏东阳的脸上,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
    东阳,我真不知如何对你说,小文在我那儿。
    柏东阳吸着烟并没有回答。
    端木秀把童小文告诉她的经过说给了柏东阳。
    东阳,把小文带回来吧!
    也没有人不让她回来,她出了这事还要我出面去带她?我不去。
    东阳,我以朋友的身份说说我的看法吧,我不希望你们的家庭因此而破裂。端木秀说:东阳,你比我更了解小文,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是知道的。她知道自已错了,她感到无脸见你,也无脸去见自已的家人,在我那儿除了痛哭还是痛哭。端木秀顿了顿象是个牧师又对柏东阳说:东阳,小文现在需要你的理解与宽容懂吗?!
    理解,理解,你问问她,她理解过我吗?我哪点儿对不住她了?我承认,第一次是张西格强暴她,哪第二次第三次呢?柏东阳显得有点激动和失控。
    柏东阳面对着端木秀,好象寻找到了发泄心中郁闷与愤怒的对象。端木秀刚要说什么楼下隔壁的庭院里响起了鞭炮声,把她的话打断。一阵响声过后,端木秀站起来对柏东阳说,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问题还得你们自已处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端木秀把话题岔开问柏东阳楼下这家是办喜事吧,柏东阳嗯了一声,说是邻居二黑子又取了个老婆。端木秀听到个又字随口问了句:是二婚?柏东阳回答她,说是前两年二黑子的女人在南方打工,来电话让二黑子也去她那儿小俩口在一起打工。可二黑子没有去,把女人一个放在南方,到年底他去了女人那儿,知道了女人与厂里的车间主任发生了关系。后来二黑子回来了,女人也随他回来,可二黑子回来后却与女人离了婚。
    端木秀站起来说她回了,以她的看法还是把小文接回来。柏东阳没有做任何回答,端木秀说不要送我了,回去把窗子打开散散你房里的烟味。
    柏东阳很爱童小文,可内心巨大的压力让他直不腰身,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心绪如同这烟雾无声地在空间里飘来飘去。

6

    童小文听到开门的声音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端木秀看着桌上做好的饭菜,强打着精神坐到桌前,来!小文我可要谢你了,这是我结婚以后第一次吃现成的。端木秀吃得好象很香,犹如童小文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童小文坐在桌边只看着她,并没有动桌上的那双筷子,她只想端木秀告诉她她去了没有,去了是什么情况。吃呀!端木秀停下筷子说了一句,吃完了我再告诉你。童小文说她不饿,站起来走到窗前。透过窗子看到街道上的行人无忧无虑地行走,显得是那样的轻松,她对着窗子深深地叹一口气。
    小文,东阳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
    我早想到了,不问是哪个男人也不会接受。
    我看到出,东阳还是爱你的。
    可他不会爱一个脏女人。
    小文,我想你去见见爷爷和奶奶吧!下午放学你就带上女儿一起去。给二老认个错,让他们去做东阳的工作。
    端木秀提前下了班,便带着小文去接她的女儿一起去了公婆家里。柏东阳的父母早就认识端木秀,早些年来他家玩过几次,那时童小文一家还没有搬出去与他们住在一起。端木秀的到来,柏东阳的父母也显得很是热情,但对童小文却冷着个脸,只是孙女叫他们爷爷奶奶时才露出笑容。端木秀拉着柏东阳母亲的手,说她要走了,她送端木秀出了院门,端木秀才告诉她小文发生的一切,又从各方面做了老人家的思想工作。
    老人进入屋内,童小文忍不住心中的伤痛叫了一声:妈!她双膝跪在老人的面前,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柏东阳的母亲伸手把她拉起来,眼角上也挂着泪花,用手摁了摁眼角。
    孩子,起来吧!秀刚才都说了,妈不怪你。我们女人家呀,一辈子就图名节,心里呀总得想着家,我们是有孩子有男人的女人......
    小文,你在这先等着,我与你爸去你家马上就回来。老人家说完后就走了。
    柏东阳看到爸妈的到来,心里明白他们也知道了此事。柏东阳的父亲看到满屋烟雾,烟味呛得他也连咳了几声。母亲去打开窗子,柏东阳问他的爸妈是否吃过饭,父亲回答他,我们能吃得下吗,和你妈就为此事来的。
    柏东阳的母亲开了话盒子,她不想就为此事把这个家搞得不长不团的。因为她还是知道小文平时的为人与作风,更不想把事儿扩大化,能拢在一起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嘛。
    儿子,去把她接回来,不就是个错嘛,人啦哪有不犯错的。人家说的好呀,浪子回头还金不换呢,再说了,小文也不是那样的人呀!妈知道,你憋不过这口气,可闺女也要有个妈不是?不问是谁家,少了女人是不算家的。
    柏东阳的父亲从沙发站了起来,你看你这个样,男人得有主见,你妈说半天了,你也得表个态吧!
    柏东阳在追求童小文时,心里就暗暗地发过誓,只要能得到她为她做什么也行。可此时的柏东阳不再那样想了,童小文是块玉,现在却是一块不光洁的玉,她让他在众人面前压低了头,连直一下腰板也会感到无脸看人的。
    柏东阳接回了童小文,夫妻两人却失去了往日的卿卿我我,两个人如同陌生一样,好象都失去了语言功能。童小文为女儿洗了脚抱着她去了小卧室,出来睡在床上。柏东阳还是抽着香烟,童小文想喊他,可话到嗓子眼又咽了回去,她感到自已没有理由叫他,也没有脸面去叫他。如果柏东阳说出一些过激难听的话,她也只好忍着,因为自已做了抬不起头的事情。

欢迎光临LF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Heaven
(2017/6/11 10:21:00) [46.161.14.]

Gee wirlskeli, that's such a great post!


LIANMENG
(2008/4/5 14:50:00) [221.211.156.]

痛着.....煎熬....


天空甚蓝
(2008/4/4 22:08:00) [123.175.164.]

   可悲的女人,

 发表评论:共有 3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