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叶兰儿 六、七、八(LF)_蓝色月光!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原创小说>>>叶兰儿 六、七、八(LF)
叶兰儿 六、七、八(LF)
发表日期:2008/3/10 2:23:00 出处:原创 作者:未知 发布人:beichuan 已被访问 837


 

 

 叶兰儿

作者:LF 编辑:百 川

六)

    叶兰儿落下,一些麦杆也滑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双唇已接触到柱子的嘴上,这一举动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她想爬起,可那些麦杆使她无法立刻站立,她只是做了个女人应有的害羞动作把脸蛋转到一边,错过与柱子的目光对视。
    此时的叶兰儿,象是落入一种魔镜。柱子的一股温流已渗入她的体内,连同他的脉动她也能感觉出来。人言道,恶由心生,如果不是婆婆提这个醒,如果不是天天睡在一个无动于衷的男人身边,叶兰儿不会有这个念头。一个婚后沉默两年多的女人,用孤独与寂寞的伤痛包裹自已灵与肉的欲动,终于在渴望得到的关口冲破那道理智低矮的墙。她转过脸来,把双唇压在柱子的嘴上不停地吻着,双手紧紧地抱住柱子的脖子。男人在性欲的潮水中完完整整是一座泥雕,经不住任何急流就会彻底松散。雄性的本能让柱子发出冲击的信号,他如同一头野兽开始疯狂,他立即翻过身体,要彻底地征服叶兰儿,把全身的力量传递给她。
    叶兰儿屏住呼吸,牙齿紧咬着下唇,紧紧地闭上眼睛,好象地球在这一刻也停止了转动。她荡漾在女人的幸福之中,身体微弱的疼痛在柱子给她带来的快感中渐渐地淹没。 
    柱子抖落身上的麦杆,全身如同从水里刚爬上来汗流满身。叶兰儿还睡在地上不动,如同死去一般。她感到全身发烫,是满足之后的瘫痪。
    “叶兰儿,咱回吧,这么长时间了,大海叔定会来寻咱们的。”柱子说这话时,好象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
    “柱子。”叶兰儿从地上坐起来
    “嗳!”
    “你以后还想我吗?”
    柱子象是偷了一件自已喜爱的东西,不知是还给人家还是留下,没有回答。
    “柱子,咱问你话哩?”
    柱子傻傻地点了点。
    “只要你喜欢咱,咱就天天给你。”
    到达叶兰儿家的路口,柱子将肩上的铁钗交给叶兰儿,说他回了。叶兰儿说,你不吃饭呀?柱子说他不饿。叶兰儿望了他一眼,说你吃生铁啦,干了半天的活还说不饿。叶兰儿拗不过他只好独自一人回家了,她知道,柱子这小子一定是心虚哩,才不敢来吃饭的。
    叶兰儿家的小狗听到声响,在门口大声地汪汪起来,当叶兰儿走近它它才摇动着尾巴不再咬叫,连蹦带跳地迎上前去。婆婆王玉珍听到狗的咬叫声便开门出屋,说,叶兰儿回来啦,娘给你热饭去。叶兰儿说,娘,你先去睡吧,我想先洗个澡。王玉珍转身回房了,房内很黑只有刘大海的烟锅在一闪一闪地亮着。王玉珍上床夺过刘大海的烟杆说,抽,抽就知道抽,呛死了。她又抵了抵刘大海,说往里挪挪。王玉珍放下帐门,对上头房的叶兰儿叫了一声:兰儿!
   
    (七)

    嗳!叶兰儿在房内应了一声。王玉珍道,兰儿,忙活一整天了快歇着吧。
    叶兰儿洗完澡,从锅里拿了块饼又用碗淘了点水就这样啃起来,算是今晚的晚饭了。她刚啃了几口又随手放下,心里想着柱子。她用毛巾包了几块饼用瓦罐盛了点汤,往房里瞅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来旺,便吹灭了油灯,轻轻地把门带上。
    柱子睡在屋外的一张凉席上,紧张与兴奋让他忘记了咕噜着的肚子,仰望着天上的星星,整个脑壳填满了叶兰儿。叶兰儿滚烫的嘴唇,叶兰儿柔软的身子,叶兰儿的体温,叶兰儿......
    叶兰儿让他魂飞魄散了,让他知道男女之间的快乐。他还想到,叶兰儿终究不是自已的女人,谁让爹娘死得早哩,自个儿穷到什么地步了,吃饭时自个儿不伸筷子是没人伸筷子的人,他不敢往下想了。吹来一阵凉风,柱子用被单把头蒙上。
    叶兰儿到柱子家只需几分钟的时间,因为只隔几户人家,柱子是庄子的最后一户。叶兰儿走近柱子的身边,柱子并未发觉,因为他家连一条看门的狗都没有,人都吃不上了,还谈养什么狗呀。叶兰儿站在他的身边,望着用被单裹着的柱子,不时地伸出手来,拍打被单上丁丁咬的蚊子。
    “柱子!”
    “谁?”柱子猛地坐起。
    “是咱哩!叶兰儿。”叶兰儿放下手里的东西,随身坐在席子上,“我知道你一定很饿,给你送点儿吃的。”
    柱子扯开被单揉了揉眼睛,借着月光看了眼叶兰儿,心又“突突”地跳起来,他二话没说,抱起瓦罐仰起了头。汤,从他的嘴角渗出,从脖子流到胸口。
    叶兰儿伸出手指,在柱子胸前轻轻地擦去汤水。柱子放下瓦罐,看着叶兰儿的胸前不停地起伏着,便用双手把叶兰儿揽入怀中。
    作为女人,叶兰儿第二次沉醉于她的幸福之中。她坐在柱子的身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愿离开,对于女人来说,她需要爱,需要男人在生活中的呵护,需要得到她应该得到的东西,可命运却作弄了她。
    叶兰儿哭了,没有哭出声来,只是默默地流泪,好象她的泪是永远流不完的。
    柱子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将她搂得更紧。表达了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咱会对你好的。
 
 
(八)

    人的情感没有固定的方式,它会随着思想变化而转移。叶兰儿想拥有自已真正的家庭,要一个真正的男人,让她做妻子做母亲。她在蚊帐内坐在来旺的身边,看着这个好象一辈子就会酣睡的男人,慢慢地流起泪来。望着撒进窗口的月光,如同她在命运里一样的微弱。
    叶兰儿渐渐地与这个家庭脱离,脱离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心。那时候,无论谁家也不兴离婚这个事儿,如果离婚了,不论是谁的错,总认为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就连娘家人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如果不是柱子,如果不是公婆要她传宗接代,她可能永远不会走出她的围城。可现在,她的心已全部放在柱子的身上,她每天都想要看到柱子。
    她坐在房内,一个人静静地想着,想柱子对她的好,想柱子的酣笑,柱子在她的眼里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他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光芒,可她内心的伤痛在她的哀叹中又显得多么有无奈。她不能放弃这个家庭,又要在柱子与来旺之间纠缠着自已,这种纠缠要到什么时候,连自已也不知道。她不敢往下想了,就这么着吧,女人总是有认命感的,认命吧!
    叶兰儿为柱子洗衣,为这个男人料理家务,他们俩已形影不离了。叶兰儿吃了晚饭,收拾好碗筷便解开腰间的围裙,对婆婆王玉珍说,娘,我窜门去。王玉珍笑了笑说,兰儿去吧,别太晚了,明天还要下地做活哩。叶兰儿嗯了声,便匆匆离去。
    王玉珍从灶台的夹洞里拿起油灯,看了一眼来旺,用胳膊抵一下刘大海说,睡觉去。刘大海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烟杆,对来旺说了句,你也睡吧便往里屋去了。
    王玉珍进入里屋放下门帘,把油灯挂在墙壁的钉子上,那钉子上方的墙壁上已被油灯熏出一道黑黑的烟柱。
  “死老鬼,看到没,兰儿是怀上了,可她的心已玩野了。”王玉珍的声音放得很低。
    刘大海把披在肩上的褂子拿下放在枕边。
  “是该让她收收心了。”
  “你说得轻巧,我早前说什么来着,一旦发生了就难以控得住的。”
  “抱怨有什么用呀,还是想个法子吧。”
    刘大海装了一锅旱烟点上,深深地吸上一口,脑子陷入沉思之中。王玉珍的双眼紧盯着他的脸上,希望他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欢迎光临LF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lvzhou
(2008/3/11 8:16:00)

很想知道结局...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蓝色月光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554745060 379383387 联系人:梅花傲雪 新月

琼icp备09005167